改革开放 

被称为“改革开放总设计师”的邓小平拨乱反正、改革开放中的核心人物(图为位于经济特区深圳莲花山顶的邓小平像)。
建党百年之际,北京西单立体花坛“改革开放”。

改革开放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代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提出和创立,是在1978年12月18日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后,开始实施的一系列以经济为主的改革措施,可总结为“对内改革,对外开放”[1][2]。1978年,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邓小平等人提出了「對內改革、對外開放」、「解放思想、實事求是」的理論[3][4]。相对而言,中共党内支持方被稱為改革派,以邓小平、胡耀邦趙紫陽為首並得到葉劍英等人支持,反對方则以陳雲李先念等保守派為首,兩派政治斗争長达17年(1978年 - 1995年),其中八九六四事件曾导致改革开放一度遭遇危机、改革派大幅受挫,直至1992年鄧小平南巡才使得改革开放確立为中国的基本国策[5][6][7][8]

改革开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重大决策和轉折過程,起始于文化大革命后的“拨乱反正”时期,改变了中国大陆自1949年起在经济上近30年较为封闭的状况,使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高速发展。改革早期保守色彩仍濃厚,此后中国大陆的经济制度逐渐从“计划经济”转变为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”,后者于1993年終於被写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;与此同时,改革开放也逐渐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要组成部分,構成“鄧小平理論”,并于1997年中共十五大期间被納入中共党章加以確認。在工人階級和底層人民的大幅犠牲下[9],以及低廉的人力成本和勞動保障情況下,中国大陆得以大力发展进出口贸易,國內外投資驟增,並於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,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(GDP)超越日本、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[10][11]。人均GDP则从1978年的115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10839美元,达到中等偏上国家的收入水平,东部部分省市人均GDP已超过2万美元,2020年中国GDP总量达14.7万亿美元[12]。有学者由此提出了“中国模式”的发展道路[13][14][15]

另一方面,改革开放初期的价格双轨制物价闯关军队经商等政策较为失败,中国社会还出现了官倒腐败特权等问题,经济改革也遇到了原有政治体制的阻碍[16][17][18][19][20]。对其中的部分问题,邓小平等人在1980年代前期修订《八二宪法》、确立“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”后,自1986年起曾试图进一步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,但最终因为“六四天安门事件”的爆发而失败,该事件也导致改革开放的进程放缓甚至停滞,直至邓小平九二南巡后才重新提速[17][21][22][23][24]。此外,中国大陆发展过程中也缺乏自主技术、缺乏创新能力、对外依赖度过高,并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[25][26][27]。经济数据造假现象也屡见不鲜,特别是夸大了经济增长数字[28][29][30][31]。发展过程中还存在贫富差距扩大、城乡发展不平衡、房地产泡沫等诸多问题[32][33]。改革開放的成果普遍以宏大叙事視角記述,工人階級和底層人民的大幅犠牲则普遍被忽略[9]

  1. ^ 十一届三中全会. 凤凰网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0-13) (中文). 
  2. ^ 张树军. 邓小平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. 人民网. 2019-01-23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0-21) (中文). 
  3. ^ 邓小平改革思想及其现实意义. 人民网. 《广安日报》. 2018-09-13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1-04) (中文). 
  4. ^ 贺新元. 邓小平改革开放思想中的几个关键问题. 《求是》. 《红旗文稿》. 2015-02-25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-04-29) (中文). 
  5. ^ Patrick E. Tyler. 1995年陈云讣告:邓小平改革路上的政治障碍. 《纽约时报》. 2016-12-09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-12-01) (中文). 
  6. ^ 关岭. 中共双峰政治:双年邓小平主导 单年陈云说了算. 多维新闻. 2018-09-26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05-06) (中文). 
  7. ^ 对外开放是中国基本国策.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. 《人民日报》. 2018-05-15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1-09) (中文). 
  8. ^ 习近平五大发展理念之四:改革开放是基本国策. 人民网. 中国经济网. 2016-02-09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-02-25) (中文). 
  9. ^ 9.0 9.1 孟永. 试析改革开放史研究的底层视角. 中共党史研究. 2017, (5). 
  10. ^ 70年中国跃居世界经济增长第一引擎. 新华网. 2019-08-29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1-03) (中文). 
  11. ^ China's economy overtakes Japan. 英国广播公司(BBC). 2011-02-14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08-06) (英语). 
  12. ^ 2019年我国GDP近百万亿元,增长6.1%.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. 《人民日报》. 2020-01-18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-03-25) (中文). 
  13. ^ 中国模式挑战了西方典范,如今它走到了十字路口. 《纽约时报》. 2018-11-25. ISSN 0362-4331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-07-23) (中文). 
  14. ^ 狄雨霏. 张维为:“中国模式”必将引领中国走向成功. 《纽约时报》. 2015-06-15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-06-04) (中文). 
  15. ^ 林毅夫:“中国模式”未必适用于所有国家. 中国新闻网. 2016-03-23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-02-05) (中文). 
  16. ^ 引用错误:没有为名为:212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
  17. ^ 17.0 17.1 引用错误:没有为名为:23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
  18. ^ 引用错误:没有为名为:24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
  19. ^ 引用错误:没有为名为:25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
  20. ^ 吴伟. 邓小平为什么重提政治体制改革?. 《纽约时报》. 2014-03-18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0-21) (中文). 
  21. ^ 童之伟. 八二宪法与宪政. 《炎黄春秋》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08-28) (中文). 
  22. ^ 吴伟. 80年代的政治改革为什么会失败?. 《纽约时报》. 2014-12-22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0-21) (中文). 
  23. ^ 木然. 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没成功?. 中国数字时代. 2014-10-12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1-05) (中文). 
  24. ^ 安得. 从九二南巡到中共十四大:六四事件后邓小平拨乱反正. 多维新闻. 2018-10-23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04-30) (中文). 
  25. ^ 甄树基. 北大学者轰“中国模式”助40年经济发展谬论是“误导自己自毁前程”.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(RFI). 2018-11-02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2-08) (中文). 
  26. ^ 杨继绳. 我看“中国模式”. 《炎黄春秋》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2-08) (中文). 
  27. ^ 瑞迪. 丁学良: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.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(RFI). 2018-12-18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2-08) (中文). 
  28. ^ 经济数据造假的病理及后果分析. 新浪.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. 2018-02-05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-05-18) (中文). 
  29. ^ 陶冬. 中国经济数据造假有多严重?. 经济金融网.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. [2021-05-18]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-06-07) (中文). 
  30. ^ 中国官方承认GDP数据造假. 自由亚洲电台. 2019-03-11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-06-09) (中文). 
  31. ^ 下个承认GDP造假的是谁?中国经济数据注水背后的误解与真相. 英国广播公司(BBC). 2018-01-19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-06-09) (中文). 
  32. ^ Sonali Jain-Chandra. 本周图表:中国的不平等状况 (PDF).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. 2018-09-20. (原始内容存档 (PDF)于2019-10-29) (中文). 
  33. ^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正河谈中国城乡发展失衡问题.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. 《人民日报》. 2006-11-21. (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-10-30) (中文). 



取材自維基百科 - 中文時事百科